“煤改气”正火,"气荒"如何避免?
时间: 2017-12-25

  入冬以来,北方多地出现天然气供应不足的情况,不但居民生活受到很大影响,部分企业也不得不停产限产。

  专家分析指出,除了天气因素,今年各地大面积实施的“煤改气”是导致天然气用量激增的主要原因。有专家表示,“煤改气”的推进不能够唯量是从,更应该重视供应能力、管网建设等,要用全局思维、系统思维权衡,因地制宜,分步分期推进。也有专家针对冬夏季用气的巨大峰谷变化,建议加快完善储气调峰设施,及早补齐地下储气库建设短板。

  需求增长迅猛 燃气缺口巨大

 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,今年1~10月份,国内天然气产量1211.2亿立方米,同比增长9.7%;进口天然气5416万吨,同比增长24.9%。其中10月份进口天然气581万吨,同比增长52.1%,增速比9月份加快48.2个百分点。

 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数据,前9个月天然气消费量1677亿立方米,增长18.4%。这一增长幅度,创出了近年来新高。

  在卓创资讯天然气分析师刘广彬看来,今年天然气消费的爆发式增长,很大程度上与“煤改气”进程有关。2017年是很多“煤改气”工程的完成节点,带动大量新增需求涌现,其中河北用气需求同比增长超过20%,山东用气需求同比增长35%。

  由于需求量急剧上升,近期天然气价格也大幅上涨。11月27日,华北地区几大LNG(液化天然气)厂家将出厂价调涨每吨1100至1500元不等,单日涨幅21%至27%,至此,LNG价格已实现13连涨。

  专家介绍,今年夏天,国内气价与油价相比存在阶段性的经济优势,使得天然气的消费淡季不淡,而在“煤改气”、清洁能源供暖等工程推动下,今年冬季用气峰值持续走高,保供压力较大。以河北省衡水市为例,该市发改委预计今冬“煤改气”将完成23.8万户左右,新增需求2.8亿立方米左右,存在较大的供给缺口。

  “煤改气”的快速推进是符合我国能源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的,规划提出加快实施“煤改气”,“十三五”期间增加用气450亿立方米,替代燃煤锅炉18.9万蒸吨。

  国内产量有限 国外进口激增

  “伴随着新增油气田和页岩气开采技术的提高,我国天然气产量稳定增长。其中,2016年我国页岩气产量达到78.82亿立方米,预计2017年产量达到100亿立方米,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,位居世界第三。”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介绍说。

  我国页岩气发展规划提出,到2020年力争实现产量300亿立方米,2030年实现产量800亿~1000亿立方米。“目前来看,我国页岩气的产量目标可以实现,目标甚至偏保守。”张大伟说。

  但即便如此,国内新增天然气产量仍然无法满足快速增长的消费需求,2016年我国天然气进口依存度已经攀升至35%。

  在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毅军看来,我国天然气进口依存度进一步攀升将是必然趋势。他认为,目前欧美很多国家天然气需求已达到峰值,增长空间有限,相比之下,中国成为全球天然气需求增长极。近年来全球天然气市场整体供过于求,我国天然气进口选择将越来越多元化。

  安迅思中国燃气产业链信息总监黄庆介绍说,目前我国液化天然气(LNG)进口主要来自澳大利亚、卡塔尔、马来西亚等地,未来预计加拿大、美国也将成为我国重要的LNG进口气源地。

  完善调峰设施 补齐建设短板

  针对日趋紧张的供气形势,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,国家发改委主要从提升调峰能力、增加资源供给、推动管网联通、做好应急预案四方面做准备工作,同时开展储气调峰设施运营情况大检查,督促各地和有关企业加快储气调峰设施建设,加大储气库的储气力度。

  “总的来看,在今年的供暖季,天然气资源的供应总体是充足的,对重点地区高峰时段的用气需求都作了针对性安排,居民生活和采暖等重点用气需求是有保障的。”孟玮说。

  但在刘广彬看来,对中国天然气行业的考验,将会在明年真正来临。他说,“‘煤改气’带来的需求在明年将会彻底全面释放,带来的需求增幅也将会有一个明确的预期,明年的市场将会是对价格机制、基础设施和生产方式的一次全面大考。”

  业内专家指出,由于天然气消费季节性明显,夏季需求不足时,供气企业便会压产、转售长期合同LNG资源等措施匹配市场需求,这样一来,冬季需求增长时,保供压力就会陡然上升,也因此会变得“峰更高,谷更深”。目前,华北地区冬夏季节峰谷比已达3.5以上,清洁取暖“煤改气”的实施将进一步推高冬季用气峰值。要解决这一问题,必须提高储气调峰能力。

  一般而言,天然气调峰主要靠地下储气库、LNG和天然气田等方式,而地下储气库具有初期容积大、经济性好、不受气候影响、安全可靠、能够合理调节用气不平衡等特点,是当今乃至今后世界上最主要的天然气储存方式和调峰手段。但是,我国地下储气库建设起步较晚,目前不足20座,有效库容仅60亿立方米左右,约占全年消费量的3%,大大低于国际16%的平均水平,与美国、俄罗斯、日本等国存在很大差距,而规划中的华北地区相关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投产进度也较为滞后。

  专家指出,之所以我国地下储气库建设严重滞后,最主要的原因在于,我国天然气价格机制问题还未厘清,企业缺乏建设地下储气库的动力,导致商业地下储备库几乎为零。目前运营的储气库,也多为两大石油央企“义务”兴建,当然也很难有商业利润。此外,我国在放开进口原油使用权改革时,就要求申请企业必须配套建设燃气储气设施,但是这些承诺中的储气设施均没有落地。

  但是,随着“煤改气”的规模化推进,以及天然气使用的普及和需求剧增,加快储气调峰设施建设已成了绕不过去的坎儿。

      [ 关闭页面 ]
 
中国镁业网